• 论文
主办单位:煤炭科学研究总院有限公司、中国煤炭学会学术期刊工作委员会
目前“三改联动”面临哪些问题?“十四五”期间的“三改”工作该如何推进?

提问者认为标题已经详细的描述了问题的所有要点,
所以没有再添加更多内容。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匿名 提出于2022-05-05
1 关注
0 收藏
273 浏览

1 个回答

煤科总院出版传媒集团新媒体-

  “在当前的技术条件和装机结构下,煤电是最经济可行、安全可靠的灵活调节资源,可在提升电力保供能力的同时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。”在日前召开的全国煤电“三改联动”典型案例和技术推介会上,国家能源局党组成员、副局长余兵做出上述判断。

  “十三五”期间,国家能源局全力推动煤电超低排放改造、节能改造和灵活性改造等工作。至2021年底,我国已累计实施节能改造近9亿千瓦,实现超低排放的机组超过10亿千瓦,实施灵活性改造超过1亿千瓦。目前“三改联动”面临哪些问题?“十四五”期间的“三改”工作又该如何推进?

  因厂施策实现今年2.2亿目标

  2021年11月,国家发改委、国家能源局深入推动煤电“三改联动”,联合印发《全国煤电机组改造升级实施方案》,提出“十四五”期间实施节能降碳改造3.5亿千瓦、灵活性改造2亿千瓦、供热改造5000万千瓦的目标。

  在全行业的共同努力下,2021年的数据相当亮眼。据统计,全国完成节能降碳改造1.1亿千瓦、灵活性改造6380万千瓦,供热改造6830万千瓦。“十四五”的改造工作迎来良好开端。

  4月2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2022年煤电机组全年改造规模超过2.2亿千瓦。各地电厂要在做好保供工作的同时统筹实施改造,上述目标是否能如期实现?

 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发电设备中心副主任孟彦辉认为,2.2亿千瓦目标能否实现主要看国家政策、资金支持情况和电厂改造的决心。“从制造企业来讲,技术和能力总体上没有问题,无非就是改造量、生产周期和完成时间。”

  孟彦辉介绍,现役机组机型、运行状况不尽相同,燃煤价格、上网电价等也存在不同的地域差异,不同机组升级改造的投入产出情况也不同,“因此为每台机组选择合理的改造技术方案尤为重要。”她建议,整个改造过程应由政府部门、发电企业、设计院、设备制造企业、相关专业机构等协同推进,并成立或委托相应机构组织实施。同时,希望升级改造的操作性实施方案、激励政策、考核办法等尽早明确。“这样才有可能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上述目标。”

  余兵表示,2022年各省拟实施的改造工作量很大,时间紧、任务重,还面临着投资能力不足、缺乏有效回收机制等问题,所以既要算“经济账”,更要算“社会账”。

  “要抓住供电煤耗300克以上的机组特别是亚临界机组节能降碳改造,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配套煤电灵活性改造,‘三北’地区和工业园区供热改造的‘牛鼻子’,因地制宜、因厂施策、一机一策,统筹安排好改造方案、改造时间、资金分配等。”余兵说。

  灵活性改造规划不宜过度超前

  火电灵活性改造是电力系统调节能力提升的关键手段,但是从2021年完成情况看,灵活性改造的推进难度最大。业内反应,主要原因在于受到原有设备选型、建设场地等方面约束,且在增加改造和运维成本的同时降低了机组利用小时数。如何在完成灵活性改造的同时不损失其经济性?

 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党委常委、副院长姜士宏表示,现役煤电机组灵活性提高后,其低负荷运行的效率会降低是客观规律,因为低负荷工况严重偏离了主辅设备和系统的设计点。

  “对于这个问题,首先要有全面、正确的认知。”姜士宏解释说,煤耗率和耗煤量、二氧化碳排放量不能简单等同,煤电机组提升灵活性、降低运行负荷率后,虽然每度电的煤耗率上升了,但由于发电量少了,其总耗煤量还是减少的,相应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是减少的。“也就是说,站在系统的角度,煤电降低负荷为新能源发电让出空间,全社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降低的。”

  对于如何解决这一问题,姜士宏认为要在技术上继续提升,降低灵活运行对机组能效的影响。他透露,目前,主机、主要辅机、系统设计和设备配置等方面均有相应的研究正在开展,有的已经实施了工程验证,取得了一定的成果。针对这一重大市场需求,行业各方将在国家能源主管部门的引导和支持下,继续深入开展技术创新,进一步改善煤电低负荷运行的能效水平。

  姜士宏建议,各地区要合理确定现役煤电机组的灵活性改造要求。“灵活性改造是为构建新型电力系统服务的,各地灵活性改造目标应结合新能源发展规划、区域内调节性电源资源条件等合理确定,并做适度超前谋划。由于灵活性改造对煤电企业来说既增加了初投资,又增加了运行维护成本,且存在潜在的安全运行风险,相关改造规划不宜过度超前,应结合实际需求确定,必要时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,以合理疏导相关成本。”

  孟彦辉坦言:“如果没有合理有效的成本疏导补偿机制,实现灵活性改造并非易事。”她建议健全市场化交易,加快完善辅助服务市场机制,使参与灵活性改造的调峰机组获得相应收益。同时支持灵活性改造和新能源配额的关联程度,加大灵活性改造的补贴收益。

  建议设立改造专项资金

  煤电“三改联动”工作意义重大、迫在眉睫,那么实施改造的资金从何而来?改造后的收益如何?

  在记者采访的四家电厂中,只有一家因为改造金额较小而使用自有资金,其余三家均采用银行贷款方式解决投资。

  内蒙古一家煤电厂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,该电厂综合改造共投入资金超30亿元,全部来自银行贷款。虽然参与调峰可获取一定收益,但是“在煤炭价格高企之下,距离回本还是遥不可及。”

  这家电厂并非孤例。2021年,面对煤炭供应紧张、煤价大幅上涨以及能源安全保供的压力,煤电企业经营步履维艰。煤炭和电力市场分属不同的价格调节机制,发电价格难以及时反映发电成本、市场供求等情况。

  对此,孟彦辉建议出台相应资金支持政策。“一是国家设立煤电机组升级改造专项资金,对‘三改联动’的煤电项目给予专项资金支持。二是金融机构对煤电行业实行积极的信贷政策,加大对煤电改造升级的力度。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贷款向煤电机组‘三改联动’项目倾斜,缓解煤电企业资金压力。”

  好的消息是,金融机构在积极加大资金支持力度。2021年10月,工商银行与国家能源局签署《战略合作协议》,未来五年拟为能源领域提供意向性融资支持额度3万亿元,其中将煤电机组改造升级作为重点合作内容。“截至2022年3月末,工商银行为火电行业发放贷款余额2502亿元,较年初增加75 亿元,增幅3.1%,增量排名四行第一。”工商银行公司金融业务部副总经理戴莲介绍。

  此外,孟彦辉认为在“三改联动”落实过程中,应支持使用国产化设备,支持本土企业。“当前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下,我国火电设备企业生产运营压力大,需要更多的设备改造订单进一步支撑其转型升级、提质增效的源泉和动力。”她说。

来源:中国电力报

发布于 2022-05-05 10:56
0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
主办单位: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出版传媒集团 中国煤炭学会学术期刊工作委员会

©版权所有2022 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出版传媒集团 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青年沟东路煤炭大厦 邮编:100013
京ICP备05086979号-16  技术支持:云智互联